御宅屋_腐书网 > 科幻小说 > 低配版系统主神 > 《低配版系统主神》 第八十七章:点背不能怨社会
    低配版系统主神 作者:大秦小兵

    第八十七章:点背不能怨社会

    叮!

    “主人,泰米尔出征了。”

    习通一愣。

    出征?

    打谁?

    狂狼部落和暴熊部落?

    究竟是谁给泰米尔勇气的?

    当习通以上帝视角看到两个部落的现状时,眼角忍不住抽搐。

    这还是前几天那两个底蕴深厚、实力强大的大部落吗?

    眼前这根本就是焦土白地,人间炼狱啊。

    泰米尔的人马还没到,不可能是他干的,可这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霉运卷轴的结果?这威力也太大了吧!糟糕,我忘了这中间有1万倍的差距。”

    两个世界的长度比例是1:100,如果算面积的话,就是100的平方,相差1万倍。

    “主人,您所说的1万倍是单纯的数量,而不是威力。”

    习通虚心求教,“什么区别?”

    “假设,霉运卷轴生效后,目标在7天内每一分钟都会有0.01%的几率触发霉运事件,那么,每一分钟都会有两种结果,触发/不触发霉运事件。”

    “等等!”习通狂点赞,“就像游戏里的强化、镶嵌、冲星,哪怕99%的成功率,实际上单独计算每一次的几率时,都是要么成功要么失败,而不是99%的成功和1%的失败?”

    “是的,主人!如果目标运气足够好,那么,即使99%的概率触发霉运也不会有事件发生,而如果运气足够差,那么即便99%的概率平安无事,也一样会倒霉。”

    “主人您的卷轴没有改变诅咒的威力和概率,只是相当于同时使用1万张霉运卷轴,每一秒都会同时计算1万个单独的概率事件,进而决定触发与否。”

    两个酋长没有难民那么脸黑,但也绝对不是欧黄一样脸白,他们只是普通人的水平,倒霉几乎是必然的,甚至同一秒触发多个倒霉事件。

    狂狼部落酋长和暴熊部落酋长一直都在走霉运,这些霉运威力不大,顶多也就是沙子迷了眼、鸟屎砸了脸之类的鸡毛蒜皮小事。

    如果单独计算,这些小事根本无足挂齿,毕竟吃饭还有噎着,喝水还有呛着。

    可是,聚沙成塔,无数鸡毛蒜皮堆积起来,一样能压下天平对面的秤砣。

    不要小看这些鸡毛蒜皮的事件。

    举个例子,王后因为小事斥责了大帝的亲卫,亲卫感觉很委屈,于是向大帝打抱不平,大帝却没有理会,亲卫越想越不忿,从背后给大帝来了一剑。

    人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10天遇到1个鸡毛蒜皮的小事和1天遇到10个鸡毛蒜皮的小事,结果是截然不同的。

    绿龙的下毒只是一个偶然事件。

    如果习通没有使用霉运卷轴,或许绿龙胆怯不敢去下毒,即便下毒也有可能被发现,即便没被发现也有可能打水的野蛮人偷喝一口导致中毒,引起战士的警惕。

    即便战士中毒了,酋长也可以将这些战士集中起来看管,而不是让他们在外面胡说八道,即便后来酿成流血事件酋长也可以第一时间处理,而不是等到外面人头滚滚才镇压。

    也许酋长处决人的时候漏了一个,那个人的兄弟也就不会把酋长夫人的秘密放出去泄愤了。

    总之,霉运诅咒还是霉运诅咒,即使数量多了1万倍也没有产生质变,带来的依旧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唯一的不同就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集中在一起爆发。

    这些连锁反应和蝴蝶效应不是霉运卷轴带来的,而是事件自身的发展变化。

    子宫夺权的计划几十年前就已经秘密谋划,跟习通没有任何干系,只是因为一系列霉运事件,有人将这个秘密爆了出来。

    习通忍不住咬了咬后槽牙。

    太吓人了!

    难怪传说中那些神灵一个个都顶天立地,雄伟壮硕。

    因为很多时候体型也是一种实力。

    “强大”一词解释的很清楚,大也是强的表现。

    不是霉运诅咒太强,而是那两个酋长体量太小了,风险承受能力太差了,屁股底下也太脏了,根本扛不住霉运的洗礼。

    习通对欧黄用过更强的血光诅咒,结果人家就是被防狼棍电了一下,磕破头皮渗了一丝丝血。

    习通也对赵大成使用了血光诅咒,结果这货只是挨了一顿快乐鞭,究竟是倒霉还是享受还说不准呢。

    同样一张霉运卷轴,如果是对龙族始祖使用,以对方趴着都有两层楼高的体型,顶多就是鼻子被灰尘呛一下打个喷嚏。

    归根究底,野蛮人体量太小了,和习通根本不是一个水平,双方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

    “以后不能再随随便便往泰坦大陆丢卷轴了,这跟谋杀没区别。我如果想灭了那两个部落,用五档电风扇岂不是更方便更快捷。”

    习通深刻认识到了诅咒的威力,再一次调高了对难民的实力评估。

    不愧是未来的灾星霉神,不愧是战略武器般的存在。灵气复苏前就这么牛逼了,灵气复苏后岂不是更逆天。

    不过习通也明白,这其中有自己“褥羊毛”和系统制作卷轴带来的加成。

    否则,难民就算有再多的负能量也只能给自己和身边的人带来霉运,而不能产生任何杀伤力。

    这三者就像是木炭、硫磺和硝石,分开来都没什么威力,可是组合在一起就轰天炸地。

    难怪古代君王对天谴、谶语那么看重。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葬送了秦始皇的江山。

    汉武帝因为查巫蛊案杀了数万人。

    诅咒,的确可怕!

    就在习通怔怔走神的时候,系统叮了一声。

    “主人,战斗结束,泰米尔大获全胜。”

    “啊?这么快?”

    能不快么,两个部落从天明杀到天黑又杀到天明,力气都耗得一干二净,骂人的劲都没了。

    泰米尔这时候杀进战场,连一点像样的抵抗都没遇到,直接补刀杀敌,打扫战场。

    打扫完战场,去两个部落宣布占领和兼并。

    两个部落的上层人员没有任何反对,毕竟战士都死光了,自己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下层的普通野蛮人则欢天喜地,尤其是那些参与了暴动的漏网之鱼。

    他们害怕酋长腾出手来清算自己,所以铁了心跟着新主子混。

    不求富贵,只求平安。

    有了众多带路党的积极配合,泰米尔并不血刃的兼并了两个部落。

    第八十七章:点背不能怨社会</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