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_腐书网 > 都市小说 > 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 章节目录 694 已回(12)
    钦慕早上起来,目光呆滞的看着某处,想着她昨晚做的梦,然后突然笑了起来。

    他们结婚后,穆熠宸告诉了她钦(亲)小慕的来由,钦慕那时候也没觉得怎么,但是现在想起来,竟然觉得当时的两个人真的是要幼稚死了。

    他可是比她大五岁啊,但是心智……

    也就那样吧!

    ——

    上午穆熠宸到办公室后收到钦慕的一条微信,所以又删除了那条差评。

    “奉太太命,好评!”

    钦慕其实也已经忘记差评的事情了,但是她到了工作室就被花店的店员堵住了,人家超委屈的,却是陪着笑脸一个劲的给她鞠躬,请求她让她老公把差评消了。

    赫连好十点多去找钦慕,看到偌大的工作室里就三个人,赫连好到她办公室里便叹了一声:“你们这就算是开张了?就你们三个?一个老板,一个助理,一个招待。”

    “地方闲着太浪费,玩吧!”

    钦慕当然是在那里工作都一样,但是总在家里又觉得有点闷,这边风景这么美,尤其是这个时候,不来太可惜了。

    赫连好听了她的解释摇了摇头:“真没想到你是这么有闲情逸致的人,不过看到你开张,我心里也踏实一些。”

    赫连好这说的也是实话,她还挺怕钦慕整天不做事的。

    “我又不是小孩子,你还总担心我!”

    钦慕低喃,看着赫连好那大姐姐关心小妹妹的模样。

    “我不担心你谁担心你啊,我有事的时候你不也担心我吗?你现在能把工作室的门打开,就说明你已经接受回来这个事实,老实说,我觉得特别欣慰。”

    赫连好说着说着,就要笑起来,努力忍着,在情难自控的时候就走到窗口去看风景,将眼眶里的热热的东西都慢慢逼退。

    钦慕坐在办公桌后面低了低头,然后悄悄地到她身后抱住她:“知道了,以后我都乖乖的,不会再乱来,好不好呀?”

    赫连好看着窗外的湖面平静无波,听着钦慕在耳边这么顺从的说话,心里,更安慰了。

    “如果中午你请客,那就更好了!”

    赫连好说道。

    “那当然,你这么远,丢下那么重要的工作来看我,中午想吃什么尽管点,前几天餐厅的老板娘还念叨你呢,说自从我走了就没见过你,带你过去给他们看看去。”

    钦慕这么说,赫连好自然知道这顿午饭要在这里吃了,无奈的笑笑,“你倒是跟他们关系处的很好!”

    “盛情难却啊!人家真心实意待我的!”

    钦慕说。

    “那走吧,楼下那俩丫头也带上,我一个人怎么能狠狠宰你,我们三个一起,保证宰哭你。”

    “要不要我把穆总搬过来啊?说的这么可怕!”

    钦慕抬抬眼皮,故作害怕。

    “不用把穆总搬过来,把穆总的卡搬过来就好了!”

    赫连好说道,两个人一同下了楼。

    午饭的时候,赫连好小声问她:“你婆婆没有再为难你吧?”

    钦慕听后叹息着,摇了摇头:“没有!”

    冯芳华现在见到她就把她当透明,不仅不会为难她,话都不跟她说。

    “钦钦姐想跟婆婆搞好关系吗?”

    燕子听了,好奇的问了一声,在她这个单身女青年看来,儿媳妇跟婆婆本来就是天敌,并且想着,自己以后结婚了,一定要跟公婆分开住,保持足够的距离,两方关系也不至于太死去活来。

    “唉!我啊!只能顺其自然!”

    钦慕摇摇头,无可奈何的笑了下。

    “反正穆总的妈,我从第一次见就没有好感,人家那派头,那气场,那目中无人的,高高在上的姿态,还有一次,嫌弃咱们工作室的男设计师抱欢欢你们记得吗?”

    小美说着说着就有点收不住的讲起了往事。

    赫连好好奇的听着,没有插言,只是忍不住看了眼钦慕,真的觉得钦慕挺不容易的。

    这么说起来,怎么会不记得,后来好一阵子都没男伙伴抱欢欢了,不管她怎么道歉,人家都憷冯芳华,生怕在被冯芳华看见。

    不过……

    四个人正吃着饭,钦慕的手机又想起来,钦慕的手机上存着冯芳华的手机号码,称呼还是婆婆。

    其他三个人听到桌上她的手机响,都忍不住抻着脑袋看了眼,看到婆婆俩字,全都噤声。

    “喂?”

    钦慕虽然也有点发憷,但是到底还算冷静,接了起来。

    “我下午找管家去接他们姐弟放学来家里吃饭,你跟你老公不用去接了!”

    冯芳华电话里的声音不算大,但是那三支都竖着耳朵,在她身边认真倾听,所以,全都听明白了。

    “哦!”

    钦慕当即被命令的毫无脾气,只是那头在她哦了一声后挂断电话,她才默默地也将手机放下,敏锐的眸光看了看身边的三位爱操心的女人。

    “果然是老佛爷下命令来了!”

    燕子感同身受的样子嘟囔了句。

    “我们钦钦姐,只有在面对她婆婆的时候才会这么没有脾气,每天对我们可不是这个样子哦?”

    小美也酸溜溜的嘟囔了声,跟燕子。

    钦慕看她一眼,无奈的叹了一声,“是是是,我对你们俩脾气不好,要不我们干脆散了得了,你们俩继续在家歇着吧!”

    赫连好忍着笑看着燕子跟小美的脸都黑了也不敢再说话,钦慕更是故作严肃的拿起筷子开始吃东西。

    “你吓到她们了!”

    赫连好小声在她耳边嘀咕。

    “我吓死她们算了!免得她们整天想着法的折腾我。”

    钦慕跟赫连好窃窃私语。

    燕子:“……”

    小美:“……”

    午饭后钦慕给穆熠宸发了微信。

    “母上大人有令,今天晚上她派人去接孩子放学,你不用去了。”

    “嗯!那晚上请你去吃西餐?”

    穆熠宸看后很快就会给她。

    钦慕早已经回到办公室里,坐在办公桌后面看着桌上的那条微信,穆总这殷勤的,她是该拒绝呢?还是拒绝呢?

    “晚上有约!”

    钦慕发给他。

    心里太清楚穆熠宸的目的,他一直在示好,也想趁着孩子不在家的时候带她出去‘嗯嗯’(浪漫)一下,但是她总觉得其实没必要。

    现在这样,每天一起吃饭,一起上班,还一起……

    睡觉!

    已经够平常,够真实了。

    她最近想想她闹了这一年多,就像是白白浪费了这段时间。

    因为穆总一出现,她之前所做的所有的努力,都功亏一篑。

    “跟谁?”

    穆总立即不高兴的发了一条。

    钦慕没来得及立即回,过了没两分钟,她的手机就响起来,是电话。

    “跟谁?有约?”

    她一接起来就听到他的质问。

    钦慕抬眼看了看手机屏幕,果然是他,眼睛从设计图上移开,望着桌上的小邹菊跟他说了句:“跟谁还要跟你汇报啊?”

    “不然呢?你甩下我一个人好意思?”

    “好意思啊!我干嘛不好意思?”

    “穆太太,请你有点爱心行不行?算我拜托你?”

    穆熠宸气的毫无脾气,耐着性子问她。

    钦慕抿唇,不让自己笑出来:“晚上没事就在家吃呗!”

    “原来是在家有约!想吃什么?”

    穆熠宸脸色稍缓,轻声问她。

    “都行,不用我煮,都行!”

    钦慕轻声说着。

    穆熠宸那边却是沉默了,钦慕有快一分钟都听不到他说话,还以为他挂断了,从耳边拿开,看了眼,还在通话中,然后默默地将手机又放在耳边,提着一口气,不想让他发觉自己的变化。

    穆熠宸也在办公室里坐着,此时他坐在办公桌后面,身子靠在舒适的椅子里,漆黑的鹰眸望着桌上的某份文件,脑子里却全是钦慕在跟他通电话时候惬意的样子。

    正如她这句话,那么不负责任,又那么安逸。

    是的,让他觉得她特别安逸。

    通常她心情好的时候,便是这样。

    也就是说,她终于不再像是前段时间那样对他满满的抵触了吗?

    “那我早点下班去超市买菜,你是自己回去,还是等我去接你?”

    穆熠宸又询问她。

    “嗯,我自己回去吧,不然车子要生锈了。”

    钦慕说完后不自然的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总觉得很痒。

    为什么他说话的时候,好像跟前段时间不一样了呢?

    为什么,自己的感觉,也怪怪的?

    挂了电话后她双手用力捧着自己的脸,摁着自己的太阳穴,觉得许久都不能喘息。

    而穆熠宸却是站到了玻幕前去,很多事情,他早有预料,但是当她慢慢开始又接受他,其实他已经度过了漫长的孤独,这一次这么小心翼翼的,不被她察觉的,让她再次进入他的生活。

    钦慕,但愿我们未来,再不有分离!

    ——

    下午橙橙跟欢欢在去穆家的路上就给穆熠宸打了电话。

    “管家爷爷说是奶奶叫他来接我们,你跟妈妈都同意了哦!”

    两个小家伙抱着手机,开着免提,特别认真的同他讲,生怕是误会。

    “嗯!吃过饭你们自己决定要不要回来。”

    穆熠宸电话里对他们说。

    “那你是想我们回去,还是不想呢?”

    欢欢眨着她长长地,翘密的睫毛,问穆熠宸。

    “不想!”

    穆熠宸挂了电话,但是不想俩字,却是叫车里的姐弟俩不自觉的对视,鄙视。

    穆熠宸挂了电话已经在回家的路上,钦慕本来是想早点回家的,但是途中接到伦云的电话,说跟陈小伊想要跟她一起吃饭,有事说。

    所以穆熠宸心情不错的提着从超市买的食材回到家,开门的时候接到钦慕的电话。

    当即他轻轻推开门进去,接电话的时候眉头却是不由自主的皱起来。

    “喂?”

    “你到家了?”

    钦慕听到熟悉的开门声。

    “嗯!”

    穆熠宸答应着,将车钥匙放在一旁,把菜拎到厨房去。

    “那个,刚刚伦云打电话给我,约我一起吃晚饭,说是有点事情要谈,所以……”

    “八点之前结束?”

    穆熠宸忍不住沉吟了一声,又问她,也是提议。

    钦慕想了想:“八点啊?现在都已经六点多了!”

    “我现在买了这么多食材回来,你却告诉我你不能回来吃饭了,你觉得这样合适?”

    穆熠宸有点烦躁,压抑不住的愤怒从他的声音里泄露出一些。

    “你自己吃吧,我晚点回去。”

    钦慕正好觉得他们俩有点怪怪的,这顿饭不一起吃,突然觉得是明智的决定。

    而穆熠宸却是真的不高兴了,明明准备做两个人的晚饭,儿女也支开了,然后……

    被放鸽子!

    钦慕开车去了a,与此同时,穆熠宸接到公治平安的电话,想了想,穆熠宸便也出了门。

    钦慕跟陈小伊还有伦云叫了一个包间,钦慕赶过去的时候陈小伊跟伦云已经坐了十分钟,俩人见到她都有点激动。

    “好久不见!”

    钦慕这次回来,还是第一次跟陈小伊见面。

    “好久不见!”

    钦慕笑了笑,三个人坐下,没有太拘谨。

    “等我结婚的时候,她要带她前男友去参加。”

    伦云开场便先说了这句,也是在提醒钦慕,陈小伊跟前男友复合了。

    钦慕惊喜的看向她:“这么说,是真的和好了?”

    “什么和好不和好的,他那天正好没事。”

    陈小伊有点隐晦地说,因为她也不知道他们算和好了没有,人家一直没有表态,但是每次她主动约他,他也不拒绝。

    “明明就是和好了嘛,不然他怎么会陪你出席这样的场合,难道单纯为了你发的好人卡?”

    伦云便忍不住拆穿她。

    “可是他又没说要和好!”

    陈小伊却总是心里没有踏实。

    钦慕听着她们俩一来二去的,突然觉得,男女之间折腾来折腾去的,尤其是有心的两个人,把彼此折腾个半死,好像终于会知道收手。

    难道爱情就是这样?

    她原本以为的爱情,是简单的,是高尚的。

    可是现在她觉得,爱情或许并不简单,也并不高尚。

    只是人们却从来都是渴望的,因为它美起来,实在是让人心醉!

    “还不是迟早的事情,你们俩兜兜转转这么多年,他要是不想跟你和好,干嘛还一直单身?”

    伦云又问她。

    “或者吧!”

    陈小伊何尝不想。

    “要是你跟你前男友结婚,请钦慕帮你设计婚纱啊,反正你们家那么多钱,她设计的婚纱可美了!”

    伦云突然捅了陈小伊一下,叫陈小伊都不好意思了,低声问:“怎么还说道婚纱上去了?”

    “你们俩的婚纱我都可以半价啊,不过说起来,你的婚纱怎么没让我帮你设计呢?不是我设计的美吗?”

    “这你就有所不知,她的婚纱早在几点前就已经买好了,虽然不是你为她设计的,但是的确是你设计的一款婚纱。”

    “我花了十年的积蓄呢!”

    伦云更是夸张的说道。

    钦慕不敢置信的看她。

    “你还记得你给巴黎区的第一豪门大小姐设计的婚纱吗?后来出了很多盗版,被伦云给买下了一件。”

    陈小伊解释。

    钦慕……

    “嘿嘿,虽然是盗版哦,但是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而且花了我好几万呢。”

    伦云解释。

    钦慕了然的点了点头,她记得,人家本来是找简俨设计,简俨却硬是把机会推给了她,她的名字在那场盛大的婚礼之后更为响亮了些,好多贵族豪门之后都找她设计过婚纱。

    不过用盗版穿来结婚?

    公治平安可能不太在乎,但是公治家不要面子吗?媒体一报道,公治家更不认伦云这个儿媳妇了。

    钦慕不太赞同的眉头稍微皱了皱,思索着什么,然后去洗手间的时候在手机里找了好一会儿,终于在最底下找到那个英文名字。

    可是人家并不愿意将婚纱再卖给她,钦慕有点犯愁。

    就在她打算离开洗手间的时候,手机上又收到一条微信,钦慕突然就想起来那年穆熠宸的父母亲去参加过那场婚礼,想想然后立即回给发微信的穆某人。

    “你在哪儿?”

    穆熠宸问她吃好了没有,她没回答,直接问穆熠宸在哪儿。

    “餐厅,跟公治平安。”

    穆熠宸回她。

    “……你怎么跟他在一起?”

    钦慕一愣,随即问他。

    “有事,你快吃好了没?我烦,不想跟他继续了!”

    “呃!我好了,我没喝酒,载你回去!”

    钦慕猜测他肯定喝酒了。

    “嗯!酒店门口见!”

    穆熠宸答应了,迅速发了微信过去。

    钦慕收起手机,回到包间跟她们俩打了声招呼,提前离开。

    穆熠宸跟公治平安根本没话好说,公治平安求他办事,但是他们俩话不投机,穆熠宸没答应,便想走了。

    公治平安在穆熠宸走后给伦云发了微信:“要回去吗?”

    “我跟小伊在一起呢,你要不,过来跟我们一起?我们俩还没聊完,钦慕已经走了!”

    伦云发给他。

    公治平安拿起外套,起身去找伦云跟陈小伊。

    陈小伊见到公治平安的时候礼貌的笑了笑:“好久不见!”

    “嗯!”

    公治平安点点头,拉开旁边的椅子坐着,看那个有餐具的地方,应该是钦慕刚坐过的地方,但是她走的这么急,显然是穆熠宸的功劳了,穆熠宸的脾气,他想起来还觉得头疼。

    “要结婚的人,好像不太开心哦?”

    陈小伊打趣道。

    公治平安笑了笑,看了伦云一眼,才又说:“你这是挑拨我们夫妻关系啊?”

    “我倒是想,伦云也得受我挑拨啊!”

    老实说,公治平安这人的名声,可真不是一般的差。

    伦云听着陈小伊的话忍不住笑了下,然后又端起茶杯来帮他们俩倒茶:“你们俩吵架不要把我拉进去啊,我顶多当个看戏的。”

    “你必须帮一个,老公或者闺蜜。”

    陈小伊却是不饶她。

    “那,只能帮老公啦!”

    伦云想了想,突然坏笑着对她说。

    陈小伊……

    公治平安却是笑的很开心,伦云家没有什么名誉地位,但是伦云却是这世上最爱他的那个女人。

    ——

    “公治平安找你做什么?他现在不是忙着结婚吗?”

    “就是结婚的事情,想找咱们家老爷子帮他去当说客。”

    夫妻俩回去的途中,钦慕一边开车一边问他,穆熠宸有些头疼的捏了捏眉心,回答钦慕。

    “我发现爷爷在这些人家里都挺有地位的,每回谁家长辈不同意小辈的婚姻,爷爷都能去说上几句。”

    钦慕想想,笑着聊起来。

    “嗯!城里几位德高望重的老爷子里,咱们家这位,无论是年纪,还是派头,也算是比较正,比较能压得住气场的。”

    穆熠宸心想,若不是这样,爷爷也不至于整天这么高调,看谁不顺眼就冲着‘谁’瞪眼。

    “那景爷爷呢?景家这位老爷子的派头,比咱们家这位可是强大了。”

    “景家这位老爷子却是顶不爱管闲事的。”

    穆熠宸挑挑眉,笑说。

    “你说爷爷爱管闲事?”

    钦慕下意识的转眼看他,故作声张。

    穆熠宸突然心情就好了些,转头去看她,看她那半边脸笑的好看,接着点酒劲去摸她的头发。

    钦慕下意识的把脑袋往窗子边挪,穆熠宸无奈,把手又放回去,轻声说:“好好开车!”

    钦慕自然是好好开车,只是他突然摸她脑袋,叫她别扭。

    “话说我有件事想请你帮个忙。”

    钦慕坐好后又说了句。

    “嗯?”

    穆熠宸看向她。

    “伦云说她结婚的时候要用一件盗版婚纱,我想送她件正版。”

    钦慕讲着,言语很轻,从容不迫,但是她心里其实还挺紧张的,担心被拒绝啊。

    “哦?这会儿总算是想起我来了!”

    穆熠宸又抬手去摸她的头发,这会儿她下意识的动了一下,但是立即又坐好了,随他摸。

    “你爸妈曾经去巴黎参加过那对夫妻的婚礼,跟那家人应该是有些缘分的,所以嘛!你明白的!”

    钦慕转头,冲他眨眨眼,继续认真的开车。

    穆熠宸却是斜靠在座位里,着迷了似地盯着钦慕看。

    她竟然找他帮忙?

    而且这么自然而然的,一件都不见外!

    这是又有了当穆太太的自觉?

    还是觉得他不用白不用?

    穆熠宸盯着她的轮廓,深究了她的内心好一会儿。

    夜色那么美,穆熠宸漆黑的凤眸往外面看去,外面星光流转,美不胜收。

    回到家钦慕去洗澡,穆熠宸便给穆子豪打了电话。

    穆子豪接完儿子的电话回到自己的卧室,对已经上了床的冯芳华说:“你儿子有事求你!”

    冯芳华刚准备躺下,听到这话,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老公,这么些年,她儿子还真没求过她。

    就拿钦慕的事情来说,穆熠宸凡事都软一点,求她一点,她也许就帮着穆熠宸把钦慕给搞定了,但是娘俩那几乎一模一样爱较劲,比较冲的脾气……

    “他有事求我?哼!他能有什么事求我?”

    冯芳华问了声,然后又不自觉的哼笑,她是想要相信的,但是又有些不敢相信。

    “还记得前几年我们俩去……”

    穆子豪坐到床沿去,将事情跟她掰扯清楚。

    “这种事情我们怎么好开口?这是钱的事情吗?人家结婚的婚纱,都放在自家的藏管里收藏起来了,人家准备以后还一起下葬呢,咱们仗着生产的药救过人家的命,就去问人家要这东西,就算是花钱买,那也不合适的。”

    冯芳华听后却是不自觉的皱起眉头来,越说越是犯愁。

    “你说的也是,那,咱们就不管了?”

    穆子豪想了想,又轻言轻语的问冯芳华的意见。

    冯芳华没说话,反倒是叹了一声气。

    穆子豪看她很是无奈的样子,其实心里也明白,冯芳华是想要帮儿子的,毕竟这是她儿子第一次求她。

    “不过话说回来,那小子要是求我,干嘛不给我打电话?就凭他这一点,我就不帮他。”

    冯芳华突然又生气起来,说完就躺下,心里却想着,这一准又是为了钦慕吧,可是钦慕又是为了谁?不管钦慕为了谁,总之,帮钦慕的忙?不可能。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

    简介:那一天,民政局门口她手里捏着一个红本静望他远去的背影。

    二十三岁的卓幸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嫁给了二十九岁的傅执,这场商业闪婚让众人始料未及……

    她跟他的第一次,无边的疼痛是她的最深记忆。

    深黑的夜,一场算计,制造出一对可爱的萌包子……

    她跟他的第二次,是在结婚生完宝宝后,

    幽暗的房间,狭小的床上,他霸道的不留余地……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天生的王者,威严霸道。

    她是危机豪门里骄傲的明珠,也是被折断翅膀的执拗小鸟。

    商业联姻,互惠互利,两个人商定的互不干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