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_腐书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级道士系统 > 章节目录 第131章 贫苦兄妹,良善人家
    男孩缩了缩身子,把身上的破棉布袄裹得紧了一点。

    清晨的深山里寒意袭人,身上的布袄并不能给男孩带来什么暖意。

    但是他不得不一大早就进山,家里已经没有余粮了……

    他从怀里拿出一块有点发硬的干粮,然后蹲下身子蘸了蘸溪水,然后艰难地咽下。

    头有点痒,他挠了挠,摸到了凝结成块的头发,他把手打湿搓了搓,这才顺眼很多。

    这条小溪是进山的途经点,水质很好,陆晨路过会在这里喝水梳洗一下。

    等吃完了干粮,他才站直了身子,继续出发。

    蹲下来时看不出异样,等站起来走几步,就可以明显看着他的不对劲——他的腿是瘸的。

    他的腿不是天生就瘸的。

    小时候皮,爬树林掏鸟蛋,不小心摔下来断了腿,家里穷,没钱医治,父亲只好削两块板子固定住。

    断骨都没有重接就愈合了,所以他就成了瘸子。

    他认真地寻找着,看哪里有适合的不会涩的野菜可以采摘。

    对于抓一些山鸡野兔什么的他是不怎么指望的,他这条腿实在是跟不上那速度。

    “蘑菇!”很快,男孩就有了收获。

    其实在山区里生活,生活虽然困苦了些,只要没有天灾人~祸,其实还是饿不死的。

    他正处在收获的喜悦中,前方忽然有了大动静。

    危险!是个大东西!

    男孩的第一反应是逃,第二反应就是躺下装死,企图能躲过一命。

    他屏住了呼吸,心中暗下决定无论这东西怎么折腾自己都一动不动。

    江元瑾拨开灌树丛,看着地上躺在地上装死的少年有点想笑,倒是个机灵的小家伙。

    既然是磨砺道心,云游四方,江元瑾自然选择徒步。

    灵峰市四面环山,若是不坐车,只能往这些山坳里行走。

    渴了喝些点溪水、饿了摘点野果,尽管比不上八号院舒适惬意,但自有一种奇妙的乐趣!

    而眼前这个小男孩,也是他这两天来见到的第一个人——这个地方倒真是挺偏的。

    男孩忍住内心的颤栗屏住了呼吸,却突然听到了汪汪的叫声。

    野狗……?

    他忍不住睁开了一条缝,在他眼前的却是如葡萄般黝黑的两只眼睛——却正是一只可爱的小黑狗。

    “怎么躺地上了,快起来吧。”耳边一个清亮温和的声音响起。

    男孩抬眼望去,这才看清了对方。

    清晨的太阳已经缓缓升起,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在山林中留下了斑驳的光斑。

    躺在地上的男孩看着背光下的人影,那棱角分明的脸颊带着些许温和的笑意。

    男孩不好意思说自己以为遇到了山中野物,拍了拍身子艰难地爬了起来。

    “没事没事,不小心滑倒了,你这是往哪里去呀?”男孩好奇地看着江元瑾,这穷乡僻壤的地可很难见到外乡人啊。

    江元瑾伸手扶起了男孩笑着说道:“我是一个游方道士,云游四方!”

    “这样啊……”男孩瞥了眼背篓里的野菜蘑菇,犹豫了片刻后说道:“如果不嫌弃的话,就来我家喝口水吧……”

    看着他裹着的绿色破棉布袄和冻得通红的鼻子,江元瑾怔了怔,继而扬起温暖的笑容:“好啊……”

    “你叫什么名字?”江元瑾抱起了小黑,轻声问道。

    “我叫吴荣。”男孩回答道,笑容干净清澈。

    江元瑾笑着点了点头:“我叫江元瑾,小荣……那就多谢你了!”

    “不客气咧,这附近没有什么人家……你这在山里过夜是得挨饿受冻呢!”吴荣回答道,这也是他请这个哥哥来自己家做客休息的原因……

    两人边走边聊着,走了大概半个小时,小山村的模样便映入了江元瑾的眼帘。

    灰白的碎石子路,裸露的锈迹斑斑的水管,白砖头水泥板叠建的洗衣台,泥灰糊着的木桩结构的房子,泥土烧制的黑色瓦片,光秃秃没有叶子掉光的树……

    这个小山村给人呈现的画面是古老而落后。

    看着这幅景象,江元瑾皱了皱眉头,倒不是因为山村的破败,而是这里的阴邪之气格外地重,近乎笼罩着整个山村!

    而山中村民看向江元瑾的眼神也格外地警惕和疏离——这甚至超过了不欢迎的程度!

    “荣娃子,你怎么能够带外人回山里!山神会发怒的!”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拦在了他们的面前历声说道。

    吴荣缩了缩脖子,显然有些惧怕这个老头子,但他依旧大着胆子说道:“他在山里迷路了……很快就会离开的!”

    老头子冷哼了一声:“快点赶走!山神发怒到时候谁都不好过!”

    吴荣点了点头,给了江元瑾一个眼神。

    江元瑾快步跟上,心中若有所思……

    这山神……或许问题的所在!

    吴荣埋头快走,很快,他们就到了一间他家门口。

    他的家和村里那些房子没有多大的区别,都是木桩结构的老房子,如果一定要区分的话,只是他的房子更加破旧而已。

    “小荣,哪带回来的人啊……”邻居家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有些冷淡地问道。

    “二叔……路上遇到的人,讨口水喝。”吴荣朝那个中年男子讨好地笑笑说道。

    “烂好心!自己都吃不饱了,还顾别人!”中年男子冷哼了一声回了屋。

    吴荣讪笑着解释道:“这是我二叔,嘴巴不饶人,心底却是很好,这些年多亏了他帮衬,不然我姐弟两个都饿死了!”

    江元瑾笑着点了点头,冷淡归冷淡,但这中年男子的态度比之前遇到的村人却是好了许多。

    “姐,我回来了。”推开了门,吴荣就扯着嗓子叫喊着。

    “来了来了,摘了什么菜回来呀。”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从里屋传来。

    没一会儿,就从里屋跑出来一个黑黑瘦瘦的小女孩。

    一件灰白色布质的大夹克,怀旧而不合体,明显可以看出是他爸爸的衣服。

    衣服里面露出了红红的毛线衣,裤子是一条洗得有些发白的牛仔裤,脚下穿着双蓝色的廉价塑料拖鞋,一只鞋子的根部断了一节。

    女孩并不漂亮,小小的眼睛,笑起来略微有点点大的嘴巴,下唇瓣有点厚,不过她的笑容很干净很能传染人。

    “咦,他是谁呀?”女孩疑惑地问道,因为语速有点快所以显得干净利索。

    “在山里遇见的,我让他过来吃口热的。”吴荣放下装满野菜的箩筐,随意地说道。

    “吃饭……”女孩看了弟弟一眼,有些嗔怪,他们家什么情况还不知道么,哪里还有什么余粮来招待客人。

    她也只是稍作沉吟,就做了决定:“那你去二叔借点米,我中午给你们做两道野菜。”

    虽然家里几乎拿不出招待的东西,但是女孩依旧接待了他,毕竟是外来的客人。

    等他走了再好好收拾弟弟!女孩咬着牙齿暗暗想道。

    她一想到要用掉这么多东西,就很心痛。

    这些平时他们都不舍得吃的东西这下要一下子贡献出来了。

    而且这些年,他们已经亏欠二叔许多了,这下又要多一笔账……

    吴荣挠了挠头,朝二叔家走去,得,肯定又要遭二叔一顿臭骂!

    天气还有些寒,江元瑾看着这对善良好客的姐弟,心中却有些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