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_腐书网 > 其他小说 > 无良郡主要出嫁 > 章节目录 285、柳知微
    这场私宴宾客皆欢。

    几家又商量了一些成亲事宜。

    曾家和杨家,都有意跟长公主府交好,谈话间十分顺从。

    唯一有些格格不入的,就是平妃娘家。

    平妃是宫妃,不能轻易出宫,此次私宴,来的是平妃的父母,哥哥和嫂子。

    这位覃家嫁到平妃娘家的少夫人,一见到曾之懈和曾侯爷,就差点吓懵了。

    几家商量事宜的时候,她硬是半句话都不敢说。

    一散席,她急急忙忙拉着自己夫君和爹娘回去了,好似长公主府是什么凶险之地一般。

    瞧着这位少夫人的模样,云锦蝶忍不住打趣了一句。

    “懈懈,你上次去他们家说什么了?他们好像很怕你的样子。”

    自己这位舅母的性子,她也是知道的。

    虽然因着自己公主的身份,舅母从不曾苛刻她,不过在某些对她有利的方面,她一向强势的很。

    这次提议覃琰和她的婚事就是如此。

    说到底,还是因为覃琰是她的外甥,外甥娶回个公主,她娘家也能水涨船高。

    要不然她也不会这般积极。

    正是因为了解,云锦蝶才好奇,懈懈到底那天上门说了什么,才能把这位势利的舅母吓成这个样子?

    听着云锦蝶极其自然的称呼,曾之懈微微挑眉,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压低了身子,凑到了她眼前。

    “懈懈?嗯?”

    云锦蝶脸一红,“我看杨二哥就是这么叫你的……”

    “嗯,没事,你怎么叫都行,不过……”

    他眼中全是毫不掩饰的热切,“我更喜欢你叫我夫君。”

    云锦蝶俏脸爆红。

    看着曾之懈旁若无人的调戏未来媳妇,杨林煜啧啧摇头。

    “懈懈,这种话能不能别当着我们的面说,考虑一下还有我这个单身美男在好么?”

    曾之懈瞥了他一眼,腮帮子一顶,嚣张又嫌弃。

    “不知道自己回避?”

    “得了。”杨林煜耸肩,他就知道,现在自己是多余的。

    瞧这一个个一对对的,凭什么就他一个孤家寡人?

    杨林煜心里正忿忿不平着,恰好云归晚送杨侯爷和杨夫人出来了。

    夫妇二人在府门口,碰见了几个小辈。

    瞧着三对小年轻,都甜甜蜜蜜,周身冒着粉红泡泡,就自己家那个二儿子杵在三对之间当背景墙。

    杨侯爷不满意了。

    “林煜啊,你看你表哥、大哥都定亲了,你是不是也该给我找个儿媳妇了?”

    杨林煜万万没想到,自己刚刚才冒了个念头,就被亲爹审问了。

    “爹,你饶了我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不是没看上眼的么!”

    “等有合适的了,我一定马上带回家!”

    杨夫人不怎么赞同,“什么看不看上眼,这京都里的好姑娘多的是,哪有看不上眼的,你就是认识的人太少。”

    “听我的,最近京都里宴会不少,从明儿起,谁家举办宴会,你都给我去参加。”

    “参加的多了,认识的人不就多了?”

    以前杨林煜成天跟着曾之懈瞎跑,曾之懈嫌那些个贵女公子哥们蠢,不乐意跟他们来往。

    连带着杨林煜也很少参加那些宴会。

    当时杨家夫妇觉得没什么,反正他们杨侯府又不打算结党营私,来往的人少一点,皇上还放心一些。

    现在却开始后悔了。

    人家懈懈不出门也能找到喜欢的姑娘,他家这个二儿子不一定行啊。

    不成,宴会什么的,他必须去!

    杨林煜这会都快哭出来了,“爹娘,不带你们这样坑儿子的吧,最近的宴会,人家都是为了给几位皇子选妃,那些个姑娘家,也是冲着皇子们去的,我去算怎么回事?”

    万一被人猜到,他是被催婚了,他还要不要面子了?

    “我不管,你不去也得去,要不然,你就像懈懈一样,把媳妇带回来,我自然就不逼你了。”

    在儿媳妇的事上,杨夫人格外的执着,撂下话,朝杨玄清几人笑笑,拉着杨侯爷就走了。

    看着爹娘远去的背影,杨林煜幽怨不已。

    媳妇这种东西,真的不是想有就能有的,为什么没人听他的?

    瞅着深受打击的某人,云净蓉扯了扯杨玄清的袖子,小声的说道。

    “玄清,你弟弟是不是真的没人喜欢啊?”

    杨玄清没答话。

    因为他也说不清楚。

    小姑娘还在问,“不应该吧,我听人说,京都里公子哥,基本都有人爱慕的,像几位皇兄他们,都有姑娘偷偷献殷勤来着。”

    又补充道,“你和懈懈、姐夫也是,我也见过。”

    冯蔓、云锦韵、柳知微,也许还不止这些。

    大家都有,就杨林煜没有。

    小姑娘的好奇,彻底变成了同情。

    “你弟弟真可怜。”

    杨玄清,“……”

    这话,还真的不太好接,不过说的还挺有道理的。

    杨林煜,“……”

    特么你以为你们说话小声点,我就听不见了么?

    我人还在这里站着呢!

    “是挺可怜,他早该找个媳妇管管他了。”

    杨林煜还没从云净蓉的扎心中缓过神来,曾之懈又补了一刀。

    他双手抱胸,靠在府门口的柱子上,眉眼间全是放肆狂野。

    懒洋洋的又加了一句。

    “哦,不好意思,我忘了,你找不到媳妇。”

    “曾、之、懈!”

    杨林煜气的直咬牙,你们一个个的至于么。

    自己有对象有媳妇,就这么欺负没媳妇安慰的单身人士?

    “干嘛,瞪我能有媳妇?还是听你娘的,早点去找个回来才是正理。”

    曾之懈笑意浅浅,眼中的幸灾乐祸止都止不住。

    以前他被娘追着要儿媳妇的时候,杨林煜一直在旁边看笑话。

    现在好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他倒要看看,杨林煜什么时候才能找回来个媳妇交差。

    几人都在扎杨林煜的心,看的白慕喻都有些心痒痒,忍不住也跟着说了一句。

    “其实我觉得,孙渔歌就挺适合杨二的。”

    “为什么?”几人同时回过头看他。

    白慕喻一摊手,“你们不觉得,杨二这么欠揍的模样,只有孙渔歌那种高傲的性子才治得住么?”

    杨玄清陷入沉思,曾之懈眸光闪烁,云净蓉和云锦蝶对视一眼。

    须臾之后,四人同时转头看向杨林煜,将人上下打量了一遍,得出结论。

    还别说,真挺合适的。

    “要不,林煜你去孙府试试,争取一下?”

    曾之懈试探问道。

    “滚!”杨林煜算是彻底看明白了,没有媳妇的他,在这里就是食物链最底层,一个个都欺负他!

    不就是媳妇么!

    你们等着,他明天就去参加宴会,去认识小姑娘,迟早骗一个回来!

    “行了,都别闹了。”

    眼看越来越闹腾,云净初笑眯眯阻止了几人。

    “我和白慕喻的婚期将近,这段日子不会再轻易出门,你们有事就来长公主府找我吧。”

    “好了,时辰不早了,你们也回去吧。”

    几家的长辈都走了,小辈还赖在这干嘛?

    杨林煜和曾之懈再折腾,在云净初这位‘大姐’面前,也得装乖巧。

    一个个安分的道别,先后离去。

    私宴完美落幕,如云净初所说,接下来的时间,她和白慕喻再也没有出过门。

    不管是谁家举办宴会,或是邀请她出门踏春、游玩,通通都是拒绝。

    就这么的,冬去春来,二月来临了。

    在云净初销声匿迹的这一段时间里,京都还发生了几件大事。

    第一就是,宫里的三位皇子,都定亲了!

    大皇子云锦景,定下的是魏侯府的嫡小姐,魏无双。

    同时,还有两位侧妃跟着一同过门。

    一位是礼部尚书府的小姐,一位是大理寺少卿府的嫡小姐。

    二皇子云锦文,定下的是冯阁老府的冯蔓。

    侧妃也是两位,一位是吏部尚书府的小姐,一位是御前三品侍卫的妹妹。

    三皇子云锦洛,定下的是武安侯府的柳知微。

    侧妃同样是两位,一位是兵部侍郎府的小姐,一位是左都御史府的小姐。

    三位皇子妃和侧妃的人选,全部定下,也算是完成了一件大事。

    不过这跟云净初没什么关系,听到消息时,唯一引起她注意的就是,这里面有好几个熟人。

    如之前所想,能成为皇子妃,身份自然不能太低。

    那时云净初就猜测过,人选很可能是在魏家、明家、孙家、还有一众侯府之中。

    现在也没出意料之外。

    云净初唯一诧异的就是柳知微了,嫁给三皇兄,这绝对不是一个什么好决定。

    不过,身在京都,很多事本就由不得自己。

    就是不知道,这事是皇舅舅定下的,还是柳知微自己也愿意的了。

    第二件事,就是云净初才听说了一个消息。

    明家有意为明廉和白素荷定亲。

    明廉是庶子,在明家不受宠,要不然也不至于不当他的大少爷,跑军营去当一个苦哈哈的将军。

    而白素荷,则是之前跟秦玉朗定亲,后来秦玉朗与刘菲菲有染,两家解除了婚约。

    白家家世虽然一般,不过一个正经的嫡小姐,配明廉一个庶子,也算门当户对。

    初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云净初还是有些担心的。

    明廉毕竟救过她,在军营中时,还是同僚,如今明廉忙着追若初,要是多了婚约在身,那何止是麻烦两个字。

    她正要想办法,还没动作呢,黑攸就禀告说。

    白素荷被指给三皇子当侧妃了……

    没错,白素荷就是上面那位,左都御史府的小姐。

    这么一来,云净初也用不着插手了。

    日子转瞬即过,云净初已经在府中待了近两个月。

    这一日,云锦蝶、曾之懈、杨玄清和白慕喻四人,一起来了长公主府。

    “去京都外踏春?”

    云净初怎么也没想到,四人和蓉儿一起跑她这来,竟然是为了这种小事。

    “对啊,姐你都待在府里多久了,都快发霉了,出去走走嘛!”

    云净蓉最为积极,她虽然也定亲了,却不用待嫁,最近一段时间,时不时的就和杨玄清,还有曾之懈几个往外面跑。

    性子都快玩野了。

    云净初皱眉不语,离婚期只剩下不到十天的时间。

    她不想惹出什么麻烦来。

    自从她失去武功之后,这种每日窝在家中的生活,她也习惯了起来。

    “小表姐,就一起去吧,我们可是特地把姐夫也叫来了。”

    云锦蝶也在一旁帮腔,“你看最近天气多好,外面山清水秀的,不走走多可惜?”

    两人积极的不像话,云净初不用想都知道,这两个小姑娘似乎在打什么鬼主意。

    目光转向曾之懈、杨玄清和白慕喻,看了半响,云净初什么都没看出来,只得放弃。

    “只是去城外踏春?”

    “当然。”

    “你们确定?”

    “确定。”

    两个小姑娘点头如捣蒜。

    云净初叹了口气,“那行吧。”

    出去走走,也不是什么大事。

    重点是,她也相信,有白慕喻、曾之懈和杨玄清在,应该不会出什么意外。

    “好耶,那我们快走吧!”

    云净初一应下,云净蓉就迫不及待的扯着人往外跑,那激动进,止都止不住。

    杨玄清和曾之懈,也是一脸笑意盈盈,不知道葫芦里打的什么注意。

    三辆马车,从长公主府驶向了城外。

    半个时辰后,马车在城外的树林旁停了下来,云净蓉在杨玄清的搀扶下,率先跳下了马车。

    “哇,这里好漂亮!”

    小树林并没有什么新奇的,就是地上一片柔软的青草,树林里也是绿意盈盈。

    经过了一个冬天,这会看见这一片绿色,忍不住就心情好了起来。

    云净初下马车之后,也挺感慨的。

    她不过是在长公主府窝了两个月,再出来竟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果然,她还是应该听蓉儿他们的,没事多出来走走才对。

    一行六人在林边散步,林子中间是一汪清澈的湖水,湖四周柳树垂着翠绿的枝柳,从上到下延伸入湖水中。

    看起来极为漂亮。

    “姐,你看景色是不是很不错?我就说漂亮的吧!”

    云净蓉争着邀功,说出来玩的事,还真的就是她提议的。

    云净初笑着点了点头,没夸她。

    这会小姑娘已经得意的快上天了,再夸还得了?

    几人正走着,迎面就遇上了几辆马车。

    几人也先后下马车,与云净初一行人相遇。

    “柳知微?”

    云净蓉诧异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