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_腐书网 > 修真小说 > 抱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章 异域国度
    风,冷冽如刀。

    瞑云低垂,远远望去,恰似海天相连,皆似泼墨。

    话说在那风涛险恶的怒海之中,急浪拍打间但见那风浪“唰”的突兀分开,分向两旁,令人措手不及。

    不知是不是错觉,那幽暗海水中竟好似有一双眸子亮起,继而一晃而过,让人骇然。

    这海底莫不是有人?

    又一个浪头打下,依旧是先前奇景,这一次看的更加分明,不光是风浪,还有海面,无声无息,齐刷刷的已被一分为二,划了开来,尽管它们合拢的很快。而那双目光也更亮,更近了,就好像海底一个人正慢慢往上走着。

    “轰隆!”

    一声惊雷,直到七八个浪头过去,一双平淡的眸子已是自海水中出现,这一次,风浪海面是直直分开十数丈,排向两旁,持续了差不多两息才缓缓合住。

    而那分开的切口中,一道身影已走了出来,的上身,背负的双剑,披散的白发,满身的新旧伤疤,有的已结血痂,有的还没愈合。

    不想这风浪中竟果真走出来了个人,一个青年,白发披散,被一根灰布带束随意束在背后。

    他拖着疲乏的身子,一步步爬到了面前凸起的礁石上,汪洋中,这里就像是一座孤岛,他半倚一平缓处,安静的调息运气,恢复着体力。

    臂弯处绕着的青蛇昂起了蛇头,环上了他的肩膀,“嘶嘶”吐着信子。

    一人一蛇,却是在这风涛之中依偎一起。

    可就在他爬上这里没多久,许是身上伤口溢出的血腥味,海面上忽然惊现一竖起的背鳍,好似一柄划破海面的钢刀,带着来自这片海洋的杀意,遥遥游来。

    鲛鱼。

    青年动也不动,像很是疲累,他半仰着身子,连看都没看一眼,只顾望着头顶将暗未暗的天空,感受着冷风的吹拂,嘴里轻声道:

    “杀了它!”

    肩头青蛇“嗖”的便化作一道青影飞出,拖着一抹晦暗金光,“噗”的没入海中,不到两个呼吸,便贴着海面游了回来。

    就见海水中,不多时便浮现出一片血红,转眼随着风浪散向四方。

    好一会,嗅着海风,抿了抿发干的唇,青年这才直起身子,他双手连连隔空击向幽暗海面,水花霎时四溅。但见那水中下一刻赫然跃出一条巨大游鱼来,挣扎扭动,可刚到空中,便被一股吸力扯了过去,落入青年手中。

    却说青年手指仿佛带着看不见的可怕锋芒,就见指尖绕着鱼身轻轻一划,那鱼便已延背脊一分为二,内脏自行脱落,露出了白花花的鱼肉。

    一半放在了青蛇面前,另一半已在他埋头啃食中入了腹。

    大海茫茫,他已是完全失了方向,谁曾想一入海中便被一股暗流吸入,如今不知道被卷到了哪里,甚至孟秋水连日子都忘了。

    遇到孤岛他便暂停歇息,而多数时间更是在赶路,依靠着天上的星辰分辨方向,闲时便与鲛鲸搏杀,以海水之重熬练身躯体魄,稳固着自己的境界,还有体内的伤势。

    可是,

    孤独。

    即便孟秋水自幼离群索居多年,也仍是受不了这般孤独,孤独的就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他一个人。也许是十天,二十天,还是三十天,他已经没看见过人了,准确的说是活人。

    但幸好,还有一条小青蛇,还有两柄剑。

    望着几乎快要压下来的暝云,孟秋水抱着怀里的剑慢慢合上了眼睛,在这里,没有勾心斗角,不需要提防什么,这便是唯一的好处。

    夜晚,暴风雨。

    雷蛇咆哮,闪电轰隆。

    怒海之上狂涛急旋,波澜迭起,天地好似倒悬,苍茫一片,难以明辨方向,这是来自这片汪洋的杀机。

    风雨中不知何时传来了阵阵疯癫的狂笑,宛如与那风雨融为一体,连雷电之声像是都盖过了,肆意桀骜。

    “你们都不容我!”

    雨水飘落的地方,开始泛起无数血水,一条条鱼尸浮起,却引来了更多鲛鱼,相互撕咬,应和着那疯魔般的笑声,雷光短暂的照耀下,海面已是鲜红一片。

    “哈哈……哈哈……”

    他吞吸着所有的血气,红眸如血,身影穿梭在血浪中,风雨不能近其身,长剑未曾出鞘,可那人却已像是化作了剑,一举一动皆是剑气,一呼一吸,皆是剑气。

    黑夜过去,白昼来临。

    每每望着海边东升的旭日,他总是会散去癫狂陷入极致的安静,怔怔的好似入了神一般望着那天地间最耀眼夺目的光,剑光,斩向天地四极的金色剑光,凝立在金色的汪洋上,久久不语。

    他又恢复了那种安静沉稳的性子。

    风暴过后,他找到了一叶浮木,终于不再是那种漂泊无依的日子,可以乘浪而行。

    又过去了不知道多久,也许是十天,也许是一个月,久到孟秋水已不去辨别方向,而是随风随风飘摇,饿了便吃海中的鱼,渴了就凝气成冰,化水来饮,闲时搏杀鲛鲸,抱石沉海百多丈。

    如此光景不知持续了多久,终于。

    就在他自己都忘了自己要干什么的时候,远方的天边忽然出现了一条黑线。

    这使得孟秋水先是一怔继而已如离弦之箭冲去,那居然是陆地,远处更是传来了一声声奇妙恢宏的声音。

    他听的不甚清楚,直到临近的时候,他才终于听到。

    “咚~”

    那是一声很奇特的声音,就那样兀的落到了他的耳边,很普通,但却让他的双眼渐渐恢复了光泽,亮起神华,那是钟声,恢宏的钟声。

    定眼看去,原来他竟是不知不觉间已到了一个异域国度。

    而他的身体更是猛然一震,是如遭雷殛。

    只因眼前充满异域风情的建筑上刻着无数雕像,那竟是一尊尊渡满金漆的佛像。而在那街道两旁,则是有着无数黑色肌肤的普通人还有僧侣,苦行僧,一步一叩,虔诚跪伏。

    “悉达多?”

    “佛陀?”

    听着远处城中传来的诸多杂音,孟秋水眼中神色终于有了变化,无视着周围对他齐齐高呼叩拜的身影,就听他嘴里喃喃道:

    “释迦摩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