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_腐书网 > 都市小说 > 仙武都市 > 章节目录 第七百二十二章 血衣谋反案
    王城被惊动了。

    六十多年前的血衣案再一次被翻了出来。

    这件事对西楚国新生代来说,可能只是一件写进国史的历史事件,虽然经常听家中长辈提起过,但是往往感到非常的陌生。

    而对亲自经历过这件事情的老一辈。

    简直记忆犹新、恍如昨日一样。

    因为在当时太震撼了。

    六十多年前,西楚上将军,第一军侯薛无锋,率领西楚国五十几万精锐大军、三千艘战船出发,前往边疆的无主地带,打算彻底剿灭盘踞其中的数百万蛮族。

    此战对西楚国而言,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因为无主地带的蛮民都是在穷山恶水、环境残酷的地方生长起来的,一个个凶悍残暴、实力强大。

    他们尽管始终被压制在山林之中。

    可终究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因此越楚两国约定。

    联手灭蛮。

    血衣上将是西楚国当时排名第一的大将军,同时也是整个华夏都排的上号的大将军,掌握西楚国上上下下大半兵力的战时调度权。

    让他代表西楚国出征在合适不过了。

    与此同时,另一个方向,越国也派出国内一位著名大将率领数十万大军出征。

    两国同时发力。

    可谓两面夹击。

    无主地带的蛮族尽管当时声势浩大,但也抵挡不住这样凶猛的进攻,迅速被打得缩进山林深处。

    谁知道就在这个关键时刻。

    越国领兵大将,突然之间造反了。

    他手持重兵、拥军自立,逼越王退位,让当时的一个王子登基,其中具体什么原因,这里就不赘述了,总之这件事情,对百越国造成很大影响。

    而就在这个时候。

    楚王也接到了密报。

    血衣上将薛无锋计划与越国叛将联合,而且已经与当地蛮族几个主要部落达成共识,计划合并联盟,将在这超过三百万平方公里的无主地带自立为王。

    此事传回。

    立刻朝野震动。

    楚王勃然大怒,但是并没发作,而是把事情摁了下来,快速对薛无锋一连发出三道密诏,让薛无锋即可取消进攻罢兵回国。

    第一道密诏,薛无锋拒绝了。

    理由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第二道密诏,薛无锋再次拒绝。

    理由还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第三道密诏,则如泥牛入海,传密诏的秘卫在靠近薛无锋军营时被半路截杀。

    而这个时候。

    从前方大军不断传回密报。

    薛无锋与蛮族的联盟谈判已进入最后阶段。

    楚王终于下令,将薛无锋列入叛党,命令军队奇袭血衣军,而当时带队平叛的主将之一,就是刚刚三十多岁、意气风发的楚天龙。

    根据后来的传闻。

    他趁薛无锋与数位蛮族统领结盟,血衣军以及蛮族部队都毫无防备之时,突然率领二十万大军猛烈奇袭,一举将血衣军以及蛮族部队同时铲除。

    血衣军全灭。

    薛无锋当场被杀死在战场之上。

    蛮族几个大部落也被彻底的攻陷了。

    这场战役使楚天龙一举成名,在不到四十岁的时候被封为侯爵,后来更是赐武侯的封号,时至今日楚天龙已是西楚国权势最强的军侯了。

    血衣叛逆案对西楚接下来几十年的影响十分深远,甚至让庙堂之上的官员都被清洗一半。

    时至今日。

    有人还在为楚王果决、以及青年武侯用兵狠辣而拍案叫绝,毕竟血衣上将薛无锋当时才五十岁不到,他已经是一个九脉兵家修士,据说十年内可以进入长生境。

    长生境的兵家修士!

    放眼当时华夏,可被称为兵家第一人。

    这样一个人,手握五十几万大军,与越国数十万叛军会合,再加上蛮族的百万规模,占据无主之地的天险防守,几乎固若金汤、难以攻破,未来必会生出一颗巨大毒瘤。

    楚越两国都会受到巨大影响。

    当然,也有人在为血衣侯叫冤,有人认为薛无锋根本没有谋逆的动机和行动,楚王没有经过仔细调查就下达命令,实在是过于草率了。

    可惜了西楚国百年难出的一员大将!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已经过去,就连下达命令的楚王,也已经在三十年前寿终正寝,新任楚王继位以后又过三十年,血衣案对普通楚人影响力已经越来越小,毕竟时间是可以冲淡一切的。

    没有想到。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

    这事肯定会被淹没在历史洪流之中,成为一桩说不清、道不明的悬案时,却会以让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再一次被提起。

    “项云谋反?”

    “简直是荒唐!”

    楚王芈昊在王宫之中,收到下面传回来的报告,他顿时觉得这事实在离谱。

    项云这个人。

    楚王是亲眼见过的。

    他的为人与背景。

    楚王也是亲自了解过的。

    这就是一个从扬州城下属县城之中,脱颖而出的一个寒门天才,刚刚二十岁。

    他这一年的轨迹景观让人惊叹,但是每一件事情都与谋反毫无关联。

    要说这样一个人谋反。

    楚王是绝对不相信的。

    他在书房徘徊几圈,随后低声说道:“传国师、梦蝶君。”

    一刻钟以后。

    国师银虚子、梦蝶君来到书房。

    楚王将下面送来的报告丢给两人:“你们怎么看?”

    长公主梦蝶君扫一眼,她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屑:“这事没什么好说的,无非是武侯咽不下这口气,所以借题发挥,重提血衣案,好将项云给彻底扳倒。”

    “不错,前几天爆出丑闻对武侯声誉打击极大,所以武侯必须想办法挽回声誉,而武侯之所以能成为武侯,就是因为血衣案。他重提这场昔日的成名战役,多半是想借机生势,好削弱丑闻的影响。”

    银虚子一掐指继续说:“武侯也并非完全栽赃陷害,这个罗峥确实是血衣军一员。”

    “父王,武侯跋扈,不是一天两天。”梦蝶君显然是站在项云这边,“借题发挥、小题大做,更将当年的旧事重提,拿来对付一个无官无权的年轻人,这样的气焰与心胸,未免太狭隘了,此人不可大用。”

    全国也就只有长公主梦蝶君敢如此直谏。

    毕竟梦蝶君是楚王的大女儿,也是楚王的左膀右臂,满朝文武是臣子,而梦蝶君是自家人。

    楚王对武侯也有些不满。

    武侯气焰太盛,是该压一压的。

    可是武侯这些年确实做的还不错。

    他又是先王亲自敕封的世袭侯爵,如果没有足够的理由以及把柄,就算是楚王也不能随随便便动他,而武侯也很清楚这一点。

    这次武侯家族丑闻曝光。

    楚王本来是想借此机会削弱武侯。

    可是,武侯现在这个举动,可以说是先发制人,捉拿住血衣军余孽,而且还抓住同党,一旦这件事情被证实,必然会对冲并削弱丑闻的影响。

    报复项云是小。

    这件事才是大。

    武侯从一开始就想一箭双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