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_腐书网 > 都市小说 > 欲海记(纯肉np)-v文 > 章节目录 惩罚调教,自己扒开小穴求班主任肏粗暴肉,慎
    魏念真在宿舍拿着电量满格的手机等了一天,傍晚,一脸媚样的张雨玲打包晚饭回来,进门就问,“念真,班主任叫你去办公室找他,你要吃完再去吗?”

    魏念真娇躯一震,一脸死灰地盯着手里的手机,屏幕黑暗,映出她年轻的脸蛋。

    十分钟后,魏念真双腿发抖地走到办公室门口,一个身材玲珑有致,踩着高跟鞋,穿着红色花苞裙和白色衬衫的女老师笑着和她擦肩而过,她胸口的扣子没系上,露出傲人的事业线和暧昧的小草莓。

    “老、老师,你、你找我?”

    “过来!”

    办公室里只剩班主任坐在电脑前,布满青筋的修长大手轻触鼠标。魏念真看到了电脑屏幕上的东西,是汇款详细,她一头雾水,但看到了自己爸爸的名字!是收款人!她瞪大了眼睛,默默动了动手指,算了一下汇款金额处的0的数量,是20万!

    “你的一个电话,让学校损失了15万,让我损失了5万,小贱货,你还真是让人不省心啊!”

    班主任放在鼠标上的大手往上一扬,扯着她的头发把她按到电脑前,20w的字眼发着光像要刻进她眼里一样。

    魏念真嘴唇发颤,呜呜地哭出声。

    “你家里还有两个弟弟吧?你父母都不在乎你,你怎幺会想要打电话给他们呢?白白让他们赚了20万,还不用再交你的学费生活费,等你几年后毕业了,他们再把你卖给什幺人当老婆,又是一笔钱。至于你,以后大小假期都得留在学校,或是哪个领导喜欢,把你带回家去,啧啧,连平时,上头有什幺人来,你还得往他们床上躺,真是可怜呐。要知道那些可都是老头哦,还是你已经迫不及待想让老头肏了?”

    魏念真没有想到会这样,看着收款人的名字,屏幕的白光刺痛她的眼睛。

    班主任松开她的头发,摸着她的背往下移。她穿着校服,一件短袖白衬衫,他没摸到胸罩的带子,这让他勉强满意一些。她的下身是一条没到膝盖的格子短裙,大手从她的大腿往上,滑嫩臀肉的触感从掌心传来,他又满意了一点,粗粝的手指滑进腿根,冒着热气的密地没有一丝湿润,他抽出手。

    “没把你教好是我的错,但我可不想再损失5万了。小贱货,乖乖把裙子脱了!”

    学生搞事,班主任就得负责。

    “对不起……老师,我错了……”魏念真恐惧地瑟缩着,她的阴道还因为昨天承受了激烈的抽插而有些不适。

    “你这话我听多了,这副模样我也看腻了,贱货,都被肏了那幺久了,怎幺就不能学聪明点?你打算次次都哭着被肏是吗?知不知道这样会让人更想肏死你?”班主任站起来,揪着她的衣领邪恶地说着。

    魏念真不得不踮起脚尖,她哀求道,“对不起,我、我今天不舒服……”

    班主任将两根手指蛮横地捅进她嘴里夹起她的舌头玩弄,“不舒服,这三个字只有在你来月经的时候偶尔可以说说,知道吗?就算来月经,你还有这张小嘴,还有屁眼可以挨肏!”

    “唔唔……”魏念真被迫张着嘴让他搅弄,唇角流出津液。

    “说,还会不舒服吗?”班主任恶意地拉出她的小舌头。

    “唔唔……”魏念真说不出话,只得哭着摇头。

    “脱裙子。”

    魏念真仰着头,张着嘴,小手在腰间摸索,将格子裙往下推,过了胯部,它便自己掉在脚边了。下身赤裸,她站在裙子上。

    班主任抽回手指,将她往旁边的办公桌边拽,让她仰躺在上面,双腿屈起大大张开,整个阴部完全暴露在空气里,阴阜上一根毛发都没有,干净白皙,阴唇却异常红肿,看起来十分肥厚。班主任的手指游荡在阴唇上,有意无意地撑开,看见里面的嫩肉,或是轻捏那耸拉着的敏感阴蒂,引起她不停战栗。

    “今天被人肏过了?”

    “没、没有……”魏念真羞耻得不敢看他。

    “昨天呢?”

    班主任拉开旁边的抽屉,里面几只大小不一的跳蛋,他毫无迟疑地拿起最大的一只紫色硅胶跳蛋,直接开了第三档,静音的高级震动,没有任何润滑地塞进她的花穴里。

    “啊!!!”魏念真惊呼一声,双腿哆嗦着想要合拢的同时看到了他骇人的脸色,霎时间只能委屈地扭着身体,感受那只跳蛋在干涩的身体里钻,不一会儿,淫液从肉缝伸出。她咬着手指,不停地弓起腰身,嘤嘤呻吟。

    “昨天呢?”班主任捏住她的阴唇,将夹着一条线的肉缝捏得紧闭。

    “有、有的,昨天、晚上,王老师,王老师肏、肏我们……”

    “肏得你爽吗?”

    “嗯哼……爽的……”

    “王老师的鸡巴大吗?”

    “……大、大……”

    “那我的呢?”

    嫣红的紧闭肉缝渗出晶亮的黏液,男人一松手,小穴便如获大赦一般张合起来,吐出微浊的淫水,平坦的小腹一抽一抽的痉挛着。

    “大、大……”魏念真浑身燥热,脸蛋红得要滴血,有羞耻,也有欲望高涨的饥渴。

    身体里的东西只负责点火,不负责灭火。

    班主任转身拿着一把30厘米的钢直尺在自己手心轻拍。

    “可惜,再大也不能满足你,是吗?贱货。”

    魏念真楚楚可怜地摇着头,“不不、不是这样的……”

    班主任将钢尺的另一端轻放在她的阴阜上,冰凉的触觉让她猛然一僵,钢尺下滑到穴口,班主任又拿远了些,再轻轻放下去,似乎在量角度。

    “屁股抬高。”

    魏念真流着泪,嘴里却不敢发出哭声,缓缓地抬起下体。

    “再高一点。”

    魏念真一直抬高下体,像在做臀桥一样,唯一的不标准是她的腿大张着没有合拢,她的臀部紧紧收缩,腰肢有些酸,体内的东西钻得更深了。

    蠕动的阴唇中间的肉缝变大了,一股又一股的淫液流出来,顺着股缝,将后庭和屁股弄得一塌糊涂,由于黏性高,它们没有滴在办公桌上。

    “贱货,小屄痒了吗?”班主任耐心地欣赏着她艳丽的肉穴。

    魏念真全身都在发抖,呜咽着没有出声。

    啪——

    “啊…1▼2◣3 d△an▽me◇i点n≡ e◎t▼…”

    班主任一钢尺直直打在流水的阴唇上,发抖的女孩抖得更厉害,红肿的穴口火辣辣的疼。

    “痒了吗?骚货。”

    “唔唔……痒了,痒了,痒了……”魏念真的手紧紧捏着。

    啪——

    “啊唔……”

    魏念真不知道自己为什幺还要挨打,没等她停下呜咽,钢尺又开始啪啪啪地暴打她的小穴,她大哭起来,整个人再也支撑不住,下体着地,膝盖并拢,钢尺落空打在她的腿上。

    “贱货!谁让你放下的?起来!”

    班主任震怒,钢尺在她的大腿上连抽几下,啪啪啪的打得发红。

    办公室里回荡着少女痛不欲生的哭声。

    “求你……”

    她哀求着,回答她的还是啪啪啪的抽打声,紧接着膝盖被掰开,钢尺打在她原本应该有阴毛来缓冲疼痛的地方。

    “起来!”男人又一呵斥。

    魏念真再次抬高下体,钢尺啪啪直打她肿痛的阴唇,淫液都被打得溅在腿上。

    “老师……求你了……”

    “哼,不听话的贱货,这就受不了了?”

    班主任用钢尺尽头的半圆弧度在肉缝间轻撞,她的阴唇更肿了,红得鲜艳。

    魏念真是真的后悔了,悔不当初,她难以想象自己被暴打过后的小穴还能再承受什幺蹂躏,可这男人今天是一副要弄死她的架势,疼痛和体内的搔痒在攻克她所剩无多的理智,“老师,我、我以后会听话的,真的会的……”

    啪!

    “贱货说的话,除了求挨肏,其他的一句都信不得。”

    魏念真崩溃地哭着,又被钢尺打了几下,她才耻辱地说,“求你,求你肏我……肏贱货……”

    男人狞笑,“说清楚。”

    魏念真抽噎着,用他教过的话说,“求、求老师用、大鸡巴肏、肏贱货,肏贱货的骚屄……”

    男人勉强扔开钢尺,让她放下身子,自己释放已经支起帐篷的某物,“贱货要把自己的骚屄扒开,这样才能吸引鸡巴,知道吗?”

    魏念真来不及缓解全身的酸痛,肩背微微悬空,颤抖着双手触碰那无比肿痛的私人部位,刚抓住细线要把体内的东西拉出来,男人的脸色一冷,“贱货,谁让你碰它?”

    魏念真一颤,细线滑落,她只能老老实实地掰开阴唇,让水淋淋的肉缝张着个小口儿。看见男人胯下昂扬的巨物,她咽了咽唾沫,软糯的哭腔低声说道,“求老师的大鸡巴插进来吧……”

    男人满意一笑,干燥硬烫的性器甚至不用扶准,饱胀的龟头堵住女孩扒出来的小口,他猛地一挺身,强悍地贯穿她,将她体内震动的跳蛋撞得更深!

    “啊啊……”魏念真彻底倒在办公桌上,饥渴的小穴被喂得满满当当的,她有过一瞬间的酥麻,但体内那不容忽视的震动跳蛋却在深处折磨她!

    男人掐住她的腰将她往自己的胯下送,她的脚踩着桌边,下体微微悬空,男人抽出紫黑的肉棒,上面已经包裹了一层淫液,他开始大力肏干起来,每一次撞击,坚硬的胯部和沉甸甸的囊袋都将她撞得啪啪响,红肿的阴唇更是火上浇油地痛着。

    “啊啊……老师……啊啊啊……”

    魏念真在办公桌上不停耸动,胸前波涛汹涌的景象很快随着男人粗暴地扯开所有扣子而彻底暴露出来,可怜的小扣子们散落各处。

    男人一手掐着她的纤腰,一手抓住甩动的奶子练握力一般捏起来。

    “啊老师……”魏念真被顶撞得一只脚踏空,垂着摇晃,“老师啊啊啊求你啊啊把把那个啊啊啊拿拿出来啊啊啊啊……”

    男人继续凶猛地冲撞,许久才慢慢停下来,大手绕起湿漉漉的细线,“好啊。”

    魏念真松了一口气,身体抽搐着,迟迟不见男人拔出肉棒,接着身体里的异样让她僵硬起来,男人的肉棒将小穴塞得一丝不漏,此刻他却在拉着线,他不打算先拔出自己的东西,他要自己的凶器在占有她的同时拔出那只跳蛋!

    “老师,不不行的……”

    “怎幺不行?”男人执意妄为。

    魏念真倒吸着气,震动的跳蛋被他拉得和肉棒平行,挤压着肉壁,然后他一路拉着,肉棒也能感受到缓慢擦过去的强烈震动,它更加肿胀!

    被拉扯得变形的穴口紧紧附在肉棒的根部,男人目光火热地盯着,他故意慢慢地拉,看着她小腹上隆起的轮廓,像个小怪物在钻,他冷笑着,亲眼看着契合的部位扯出位置,紫色的跳蛋挤出头来。

    魏念真眼神涣散地看着天花板,磨人的跳蛋被抽离,男人又开始了原始的活塞运动,肏得她叫喊不止,声音嘶哑,在她像要昏过去的时候他才终于射在她体内,享受完高潮余韵,他就把她拉下办公桌,推她跪趴在地上撅起屁股,大手掰开肉臀,精液还没流出,半软的肉棒又肏了进去!

    在狭窄的肉壁间,肉棒温存着又硬挺了起来,男人大开大合地肏着,无情地捅着自己的子子孙孙,大量带着白沫的体液从两人交合的部位溅射在地上。

    “贱货,把头抬起来!”

    男人微微向前,揪住她的头发,迫使她向后仰起头,胯下猛烈挺动,撞出一波波肉浪,她被使用过度的小穴痛到了极点。

    “啊啊啊……”

    魏念真没有压抑地哭喊,仰得紧绷的脖颈让她吞咽困难,口水啪嗒啪嗒地滴流出来。

    一直到晚上,魏念真被肏昏后又被肏醒。

    在初云大学,办公室里的这场漫长的活塞运动并不罕见,因为时时刻刻,在大得令人咂舌的校园内,随处可见交媾场景,更不要说夜幕时分了。此刻,在其他教学楼,综合楼,停车场,学生宿舍,等等地方等等角落,都有少女在被用同个姿势或同个频率猛烈地肏干着……

    如果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